調血上

竹泉生曰∶血脈不調,小則常抱血病諸證,大則竟成勞瘵,男子且然,婦女尤甚,為其以肝為先天,而陰道以血為本也。然則調血之義,可不慎重也哉。故余論次女科書,經帶之后,列調血一門。

血瘀第一

婦人經水不行,少腹有塊,或大或小,或痛或否,亦多有經水時行無阻礙者,此乃血積胞宮也。非經水能為塊也。

經水中有塊者,亦屬瘀血,然亦有挾痰飲敗精而成塊者,虛寒人少腹有瘀塊,治宜溫痛,有郁熱者,加龜版、丹皮、白芍之屬。

黨參 當歸 黑姜 炙鱉甲 淡吳萸 莪術 芎 艾葉 荸薺粉 桃仁泥

血瘀第二

少腹無塊,小溲時刺痛不可忍,水自利者,為血結精竅,或在血管,男子亦有患之,治之勿利水。

當歸尾 桃仁 黑芥穗 淡蓯蓉 生草梢 藕節 鹽黃柏

血瘀第三

風血相搏,瘀阻關節,掣痛若廢,是為歷節,祛風行瘀為主。

鹿銜草 威靈仙 茜草 虎骨 宣木瓜 荊芥穗 酒當歸 蕪荑 川芎 酒白芍

血瘀第四

陽氣虛泄,寒著肌表,血脈瘀滯,遍體麻木不仁,是為血痹。富貴尊榮而逸豫者,多有患之。其人骨弱體豐,脈微澀,尺中或關上小緊,失治則脈隧不暢,浸為勞瘵。故仲景《金匱》合虛勞論之,而主以黃 桂枝五物湯,誠不易之圣方也。(〔批〕因是圣方并未加減,故著分量,然皆三分之一。按∶桂、 、芍原均作三兩,今合七錢五分;生姜原作六兩,今合一兩五錢;大棗原作十二枚。

《金匱》黃 桂枝五物湯

黃 (二錢五) 白芍(二錢五) 桂枝(二錢五) 生姜(五錢) 大棗(四個)

竹泉生曰∶圣人之制方,盡美矣,又盡善也。黃 助氣,大棗滋脾陰而助血,桂芍雖云分調營衛,然皆長于行血,生姜重用者,所以溫經而散寒,辛通而速行,全資其力也。

血瘀脈證第五

仲景曰∶病患胸滿,唇痿,舌青,口燥,但欲漱水,不欲咽,無寒熱,脈微大來遲,腹不滿,其人言我滿,為有瘀血,此乃因寒而瘀,瘀未甚也。仲景未立方治,但宜通,不拘一方,故略之,擬備大法。

當歸 桂枝 干姜 艾葉 川芎 白芍 阿膠 芥穗

血瘀脈證第六

仲景曰∶病者如有熱狀、煩滿、口干燥而渴,其脈反無熱,此為陰伏,是瘀血也,當下之。吾為之解曰∶不發熱,知非外感,血瘀不養心,故煩。滯沖任胃脈之氣,故滿。以其干燥而渴,故知所瘀之地在沖任,胃氣因之而生火上炎也。脈無洪數之象,故知是瘀久氣郁,熱伏陰分也。下之不出方,因事制宜也。竊謂煩甚而胸中痞痛者,與瀉心湯加歸、芎、生姜、白芍治之。

瀉心湯加味

大黃(酒炒) 淡黃芩 酒白芍 生姜 黃連(姜汁炒) 炒當歸 細撫芎腹滿甚,痛而拒按者,與桃仁承氣湯。

仲景桃仁承氣湯

桃仁 大黃 芒硝 桂枝其煩滿渴飲殺是者,擬備大法。

嫩白薇 川芎 黃柏炭 寶珠花(研沖) 大丹參 牛膝 川貝 淡姜汁(沖)

血瘀經閉第七

〔批〕大抵血瘀屬實,為有余之證,脈必沉緊滑數。血枯屬虛為不足之證,脈必散大浮芤,識此辨之可無誤矣。

婦人、室女,因血氣瘀滯而經閉者,其脈反見滑數,數則為有熱,滑則為有余,雖未見吐衄諸證,然屬之經脈逆轉,治宜降逆通瘀。陳氏曰∶經脈逆轉者,宜《金匱》麥門冬湯,加牛膝、茜草之類。

《金匱》麥門冬湯

麥門冬 人參 粳米 炙甘草 半夏 大棗

通瘀行經之品,隨時因其虛實而加之。瘀多者,減去參,逆甚而氣滿者,并去甘草;渴甚舌光剝者,重加白蜜以滋腎陰。

血瘀歷久成血枯第八

婦人有因瘀血結滯脈隧,歷久成血枯證而為勞瘵者。其始或經行不利,甚至刺痛,因而經水斷者有之,或經水先斷,小水自利,但溲時,或溲后血管作痛,如淋痛者有之,其脈不見虛大濡澀,而反得滑數之象。如是者居多,醫者誤治,但與利水泄火之劑,延久則一水二火皆絕,是速其死也。此證,先天秉氣濃,未嘗治逆者,與仲景大黃 蟲丸。

仲景大黃 蟲丸

大黃(一錢) 黃芩(二錢) 甘草(一錢) 桃仁(三錢) 蟲(二錢) 水蛭(三根) 虻蟲(一錢) 蠐螬(二錢) 干漆(一錢) 杏仁(三錢) 地黃(二錢) 白芍(二錢)

蜜丸酒服。竹泉生曰∶服之宜在空心食前。唐容川方論曰∶此丸治干血癆,舊血不去,則新血斷不能生干血癆,人皆知其極虛,而不知其補虛,止是助其病也。必去其干血,而后新血得生,乃望回春,干血與尋常瘀血不同,瘀血尚可以氣行之,干血與氣相隔,故用嚙血諸蟲以蝕之。

其先天不足,或已治逆者,服大黃 蟲丸后,隔一時許,接服新制龜鹿補血膠。

鹿茸 當歸 炙當參 遠志肉 川芎 桂圓肉 龜膠 阿膠 制白術 炒棗仁 炙草 大棗肉 木香 茯苓 血余膏 大麥冬 白蜜 生姜

另用交趾肉桂,去粗皮研末攪入,開水化服。

其水不涸,而陽虛甚,但倦臥不喜言語者,急扶二火,補脾氣,俟其神少振,仍按上法治。

制附子 野山參 北五味 遠志筒 川石斛 交趾桂 制于術 麥冬肉 龍眼肉

血瘀隨枯第九

血瘀成 瘕,旋即經閉,因而枯涸,此乃血將枯而先瘀,非以瘀而枯也。但問經水未斷之前,所下無若秫米、綠豆大瘀塊者,即以純虛論,何也。瘀塊皆小于綠豆,下之時極痛,此乃脈隧之瘀,結于血管,以妨新血之生,最為大害,雖其人極虛,亦宜亟破之。今無是證,雖曾有瘀塊,現有 瘕,皆置勿論,但補其枯,血液既生,瘀者自化,即不然,緩以治之,弗為害也。若先攻之,于人無益,虛者反加損矣。故治之但以歸脾湯,如鹿茸、阿膠、麥冬,如“調經門”中經水兩月一至第六條法。倘肝郁而逆者,參服逍遙散,去白術、柴胡,加貝母、竹茹、石決明之屬。

血枯屬之經閉第一

〔批〕上條名為血瘀,實是血枯。此條名為血枯,實系經閉。總見參伍錯綜,精辨施治不可疏忽。下條亦同。蓋經閉一候實不易辨,往往誤治致死,故一再言之,而列于血枯一門之首。

婦人方壯強,經水斷,無寒熱,歷年不愈,人疑為血枯,非也。腎水不足,而心脾之氣不舒也。滋水源,辭氣郁,佐以調血,備大法。

大熟地 白歸身 鹽杜仲 貝母 山藥 牛膝 女貞子 山萸肉 細撫芎 白芍 木香 芥穗

其人尺脈旺,精氣足者,但交其心腎,相火太旺者,加黃柏炭。

遠志筒 茯神 首烏藤 酒白芍 炒棗仁 貝母 細撫芎

血枯屬之經閉第二

喻嘉言曰∶室女某,經閉年余,發熱,食少,肌削,多汗,汗出如蒸籠氣水,醫謂屬血枯,與補劑,血益涸,此經血內閉,化汗外泄也。設無汗而血不流,則筋骨皮毛皆干萎而死矣。宜極苦之藥,斂血入內,下通沖脈,則熱退經行,而汗自止也。與龍薈丸,日三服。

龍薈丸(一名當歸蘆薈丸)

當歸(一兩) 膽草(一兩) 梔子(一兩) 蘆薈(五錢) 青黛(五錢) 麝香(五分)黃柏(一錢) 黃芩(一兩) 黃連(一兩) 大黃(五錢) 木香(二錢五分)

酒丸,童便下,月余經血略至,汗熱稍輕,減之日一服。又一月,經血大至,諸病皆瘳。(按∶每服不言多寡,酌用可也。

血枯第三

婦女經水斷,與通經藥不效,反泄瀉便血,投四神、六君、八味之屬,瀉益甚,食少,骨瘦如柴,此血枯而不歸經也。然其血未涸,陽氣不脫,易治。加減黃土湯君鹿茸以治之。

鹿茸(生用) 熟地 阿膠 赤石脂 白歸身(炒) 白術(土炒) 甘草 黃芩 麥冬肉 黑芥穗

〔批〕血枯血崩之證,氣不脫者易治,脫氣者危,故此下再三致意焉。

其血未涸,氣先脫,嗆咳喘促者危。先服獨參湯或黃 湯,少定,與加減六君子湯,君鹿茸治之。

生鹿茸 制白術 茯苓 北五味 麥冬肉 阿膠 野山參 炙甘草 陳皮 山萸肉 赤石脂 芥穗(炒)

前方偏于補血藥,此方則補斂精氣者居多,用意各殊也。人參如無真者,以綿黃 代之。

血枯第四

陳修園曰∶《內經》云∶二陽之病發心脾,有不得隱曲,女子不月,其傳為風消,其傳為息奔者,死不治。馬元臺注云∶二陽足陽明胃也,為倉廩之官,主納水谷。乃不能納受者,何也?此由心脾所發耳,正以有不得隱曲,郁之于心,故不能生血養脾,脾亦以傷于思慮,而失其運化之司,胃亦由是不納水谷,而血脈遂枯,經水逐絕矣。(〔批〕此處略參己意。)余擬用歸脾湯,重加生鹿茸、連心麥冬,服二十余劑可愈。郁甚者,加芍藥、柴胡。(〔批〕陳氏以一病一法分為二方,余合之。歸脾湯已見前,故不列。

血枯傳為風消第五

風消,火盛爍肌,其消瘦有如風行之速也,宜急救胃陰,歸脾湯加生地黃、地骨皮、鮮石斛、白芍、蔗漿、麥冬、白蜜之屬。

血枯傳為息奔第六

息奔,喘息上奔,氣將脫也。(〔批〕其氣將脫,必先八九至之脈,余曾親見之)。陳氏謂為胃氣上逆,與麥冬湯,大謬。《經》曰∶不治。無己為擬救元湯

野山參 山萸肉 制首烏 黑降香(磨沖) 胡桃肉(連皮用) 龍骨 北五味 紫蘇子 靈磁石(先煎去黑水)

服之氣稍平者,不死。息既平,改服鹿茸麥冬歸脾湯。加龍骨、五味。(〔批〕此方斂補元氣納歸于腎,服之息平,氣尚能歸元也。然此證能生者百中一耳,不過數日而已,先天不足者,一二日即死。

血枯第七

室女血海干枯,甚于婦人,多死者。冬日,與假借當歸生姜羊肉湯,余以當歸補血湯加味治之,或與歸脾湯,加鹿茸、麥冬。

假借當歸生姜羊肉湯〔批〕此方用藥輕重意與原方不同,故著明之。

當歸身(五兩炒) 干姜(三兩) 炙甘草(四錢) 羊肉(一斤)

《金匱》當歸生姜羊肉湯,治產后瘀痛,是但行氣血寒滯,而稍兼補意也,意不相同,故曰假借。原方當歸三兩,生姜五兩,今倒之,且增炙甘草者,意重在補血也。生姜易用干姜,取其守而不走之義,此為無力者設也。倘然冬日,則未宜。

當歸補血湯

黃 (一兩) 當歸(五錢)

陳氏曰∶加麥冬、白芍各五錢,炙甘草二錢。虛極者,加附子一錢,以助之。按血枯之證,補血不易,況室女乎!

自非血肉之品不可,仍宜加鹿茸三錢,或鹿角膠、龜膠各三錢。

血枯第八

陳修園曰∶女室經閉,肝脈弦上寸口魚際,非藥所能治,急與婿配則愈。或與加味逍遙散。若體常怯寒,食少腹脹,佐以六君子湯,加干姜之類。歸脾湯、八珍湯,可以出入互用。

体育彩票飞鱼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