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血下

竹泉生曰∶以上所論,血瘀血枯,或虛或實,宜補宜攻,皆兩相對照。此卷所列雖四種,然皆失血之候,治之宜補澀而稍帶通行。惟閃跌一證,則似崩而非崩,故宜清瘀、實此卷中之賓也。五帶雖另為一卷,其義實附與調經,調血一門,與調經之道相表里發明,故其義直接調經。而下卷所論血證,又此卷之附也。至于此卷之末,附濁證一條,則前說言之矣。

血崩始見經多第一

〔批〕血崩第一條即從經水而來,見得經血兩者雖不相同,實有唇齒相根據之義。

經水過多,或至再行,此血不歸經,隨天癸而外溢也。其人必郁冒咽燥,腰痛疲倦,便難,脈見散大浮數,按前,“調經門”經水再至兩法治之。

血崩屬之氣虛第二

血崩證有純因氣虛者,其血正紅,或塊結續下,其脈芤,息促,其體不瘠,面色白(〔批〕失血家津液暴涸面色多蒼,今乃面白,故知其亡陽氣虛也。)平時便秘,時復 溏,甚或完谷不化,四末常冷,治之專責脾陽,補命火,引血歸經。

人參 制白術 炒當歸 川芎 芥穗炭 貫眾炭 炙 益智仁 龍骨 附片 山萸肉 姜炭

血崩屬之陰虛第三

血崩證,兩目黑暗,昏冒仆地,不省人事者。用獨參湯沖貫眾炭末灌之,蘇少定,氣不逆,舌不深紫,此陰虛也。

雖有浮火,勿泄之。

大熟地 制白術 人參 當歸 麥冬肉 姜炭 大生地 生黃 甘草 元參 貫眾炭 萸肉

血崩屬之實熱第四

婦人每行人道,必下血甚多,此血海太熱也。蓋沖脈麗于陽明,下通血海,血海太熱,其血本當循沖脈而上,為吐衄嘔血,今以下關不固,火勢乘血之順下。(〔批〕血乃水質,其性順下。)破虛攻瑕而外泄,所以崩也。且壯火食氣,元氣衰耗而不能攝血,即使慎于房幃而血不歸經,久必為吐衄血厥之病,擬備大法∶(〔批〕此證不至于氣脫,故不用 、術。五味、甘草,非以補氣,酸甘化陰之意也。

嫩白薇 大生地 地骨皮 元參 生黨參 金櫻子 黃柏炭 麥冬肉 醋白芍 丹參 北條參 龍骨 木耳炭 芥穗炭 北五味 甘草

服前藥數劑,尺脈靜,宜與補氣血之品,佐以和血。蓋失血家氣必虛,沖任脈傷,又服涼劑,恐凝結也,然必戒客止百日。(〔批〕前方救急,此方善后。不補氣,無以生血,不補血無以養火,勢必發作也,更兼和血,其義大備矣。

生潞黨 生草 全當歸 炒準藥 甘杞子 阿膠珠 焦冬術 茯苓 大熟地 鹽杜仲 炙龜版 炒白芍 延胡索蒲黃(沖) 麥冬肉 芥穗炭

渴甚者,去術加花粉、石斛。五心熱者,去熟地,加竹心,三十劑。

血崩由于經沖血管第五

〔批〕傅青主原文稍加修節。逾曰∶此與上條證相似,然血海熱甚者,胃液必耗而渴,尺脈必洪數,此證無是。但血管有夙精,當隱隱作痛也。倘血管不痛,則非問其失無從臆斷,甚至閉塞者,服行經藥,血管當大痛,下秫米、綠豆大瘀塊,如上卷“血瘀”第九條所論也。亦當于此加重黃柏服之。

婦人每交合,則血流不止,雖未若血崩之甚,而歷久不愈,氣血耗傷,恐致血枯之憂。此證由于犯經交合,精沖血管,經水欲出,精逆射之,則相裹而滯于血管。交接之際,淫氣感召,舊精欲出而未能,而經血反觸動而出矣。方用引精止血湯。竹泉生曰∶此傅氏原論,余稍加節而飾之,其義精絕。蓋精血相裹,著于血管,即當閉塞不通,而成血瘀為枯之證,今獨幸其精少也。

傅氏引精止血湯

潞黨參(五錢) 白茯苓(三錢去皮) 芥穗(三錢) 萸肉(五錢) 制白術 (一兩) 大熟地(一兩) 黑姜(一錢) 黃柏(五分) 酒炒車前子(三錢)

方論,四劑愈,十劑則血管之傷痊。方用參術補氣,地萸補精,精氣足則血管流通,又用茯苓、車前以利竅;用黃柏直入血管以去夙精;用芥穗以去敗血;黑姜以止血管之口,調停曲折,畢盡其其妙,故能治陳 也。雖必慎欲三月,始后無虞。此方絲絲入扣,確不可易。

血崩屬之房勞第六

〔批〕此證難于置問,即于素無崩證,知為房勞。先崩而后產,知非胎滑也。此余心得。

婦人素無崩中證,孕三月,忽先血崩,其胎隨墮,此由氣弱房勞,精泄過多所致也。法當大補精氣,佐以補血,錄傅氏方如下∶

炙潞黨 大熟地 杜仲炭 當歸 制白術 白茯苓 山萸肉 甘草

此溫補之方也。倘胎下后,尚有瘀塊∶無熱者,加川芎、桃仁泥;有熱者,加龜版、丹皮;無瘀五心熱,骨蒸者,以生地代熟地,以金櫻子代山萸,加地骨皮;肝陽上逆,兩脅刺痛者,加白芍、決明、延胡索。

血崩由于房勞或氣沖血室所致第七

婦人逾七七經絕之年,貪歡浪戰,血室大開,以致崩決;或孀婦腎不納氣,氣沖血室,皆致崩證,其治法亦同。(〔批〕五六十歲,經忽復行,亦崩之漸,此方主之,或加黑芥穗引血歸經皆宜之。

酒當歸 山萸肉 炙黨參 杭芍炭 五味子 三七末(沖) 生黃 大熟地 炒準藥 貫眾炭 冬桑葉 生草

血崩由于肝郁第八

血崩證,善惱怒煩恨,咽燥脅痛,干嘔吞酸,或口苦,筋絡掣痛,此肝氣郁結而急,血不歸經也。法宜平肝解郁為主。

醋炒白芍 土炒白術 白歸身 貝母 地骨皮 酒炒生地 四制香附 三七末 甘草 黑梔子 芥穗(炒黑) 石決明(搗) 貫眾炭

產后血崩第九

產后血大下,色鮮紅,腹雖痛,然喜按,當以崩治,先與加參生化湯,去桃仁。

人參 當歸 川芎 炙草 炮姜繼與大補氣血兼佐和血之劑,即以上第四條第二方酌用之。(〔批〕黨參用炙者,去龜版、蒲黃、白芍,加黃 治之。

產后血崩第十

臨產前交合房勞,產后半月不慎房幃,或中氣素虛,不能攝血,皆致崩證,且汗多息短形脫脈絕,此危候也。死者十常八九,急與獨參湯,氣復者可治。

遼人參 當歸 熟地 炒準藥 蒸萸肉 制白術 黃 附子 生棗仁 炙甘草

血崩由于閃跌第十一

婦人跌墜閃挫,惡血下注,狀如血崩。然腹痛拒按,久則面黃形槁,治當消瘀,傅氏用逐瘀止血湯。

傅氏逐瘀止血湯

酒炒生地 大黃 歸尾 醋炙龜版 炒桃仁泥 赤芍 丹皮 炒枳殼凡跌打損傷致唾血嘔血者,皆宜照此法治之。嘔血者,血聚于胃,宜加川樸。此證始有塊痛,其后塊消痛去者,下血赤而不紫,是因閃跌而血不歸經也,當作崩治。或本欲崩下,因少有閃跌,震動暴注,亦作崩論。其別在血顏料痛也。

妊娠崩漏第十二

妊娠無腹痛胎動證,時時下血,是為胎漏,以血熱而氣不攝也。茍非氣虛不攝,必郁久而大崩矣。錄傅氏原方如下

潞黨參 酒炒生地炭 杭芍炭 甘草 川斷肉 酒炒黃芩炭 益母草

溲血

婦人溺血,時血清澈(〔批〕時或清澈無血,故知非但屬肝熱也。其人善煩怒懊 ,燥渴,脈濡數,與龍膽瀉肝湯。

不效。當以失血論,補而和之,引使歸經。

膽草 梔子 生地 芥穗(炒黑) 木香 木通 澤瀉 當歸 白芍(醋炒) 炙草

瀉血

婦人經水素以時下,經前后數日,忽瀉血甚多,色鮮紅,此亦血不歸經,乃崩類也。(〔批〕此屬失血,與經水橫行旁流大腸者不同。經水旁流習以為常,人不大憊也。)瀉后人必憊甚,或至氣短,擬備大法。

炙當歸 川芎 甘草 赤石脂 粟殼 生潞黨 白芍 芥穗 地榆炭 紅曲

氣促者,另服遼人參;肝逆,加 牡蠣;腹痛,加延胡索。

嘔血

婦人經水以時下,(〔批〕月事時下,知非倒經,降逆清熱,雖相同,而一則宜兼行瘀,一則補虛,為迥不同耳。)忽嘔血,或至沖涌而出,目黑神憊,此肝急沖氣逆,血不歸經,當以失血論,擬備大法。

嫩白薇 甘草 川石斛 麥冬肉 阿膠 炒當歸頭 大生地 白芍 北沙參 鹿角膠 淮藥 芥穗炭

服三四劑后,去白薇、歸頭,加黨參,白術,茯神,接服十劑。

体育彩票飞鱼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