瘀血頭痛兼陰虛遺泄

青年徐某,英年十七。十三歲起顱額左側一點疼痛,固定不移,痛劇時如刀割錐刺。每日或間日一發,持續數小時方能漸解。發作時間最長者達四小時之久,讀書及生活深為所累,其母愛子心切,百計籌措錢款,求醫問藥二年余,竟無弋獲。1991年10月17日至余處診治。余視其形體瘦瘠,面色無華。按脈弦細,苔薄舌癟。因年少失怙,家境貧寒,營養久缺而致氣血虛衰,但額頭之痛為瘀血所作。病屬體虛癥實,治法按“急則治標,緩則治本”之旨,以除額痛為急。故先疏血府逐瘀湯以行瘀止痛:

大生地12g 桃仁9g 甘草1g 赤芍9g 川芎3g 白芷6g 當歸9g 紅花3g 炒枳殼4.5g 柴胡4.5g 桔梗4.5g 懷牛膝9g 

服藥十四帖,頭痛得愈。

繼而來診,惟求切脈觀舌,小言病癥。其左脈弦細,右關細軟而尺稍盛,舌癟而嫩,邊多紅點.是陰血不足而兼有相火之象。余疑其夜間遺精。詢之果然。以養血安神兼調肝脾為法,隨擬一方:

大生地9g 茯苓9g 炙遠志9g 丹參9g 炙甘草3g 炒白術9g 炒白芍9g 當歸4.5g 炒黃柏1.5g 

又服十四帖,遺精漸止,予一貫煎法以善其后。偶或相火見旺,加入知柏各5g 即平,最后諸恙皆安,惟脈弦細不退。于方中參入石斛9g,炙龜板15g 以養血柔肝。服十余帖脈漸柔和。

按:王清任《醫林改錯》之“血府逐瘀湯”,由桃仁12g、紅花9g、當歸9g、生地黃9g、川芎4.5g、赤芍6g、牛膝9g、桔梗5g,柴胡3g,枳殼6g,甘草3g 組成。善于活血祛瘀、行氣止痛,為血府血瘀之主方。

何謂“血府”?《素問·脈要精微論》曰:“夫脈者,血之府也。”血府之本意乃指脈管,而原書所主治之病癥,多為胸中瘀血,阻礙氣機之證,而于實際使用中又不受此限,舉凡氣滯血瘀而病勢未甚諸癥,均可使用。更不局限于脈管或胸中部位。其中關于辨證,本例以癥狀為主要依據,患者左額一點疼痛,固定不移、痛如刀割錐刺具有瘀血為患之特點。以血府逐瘀湯治瘀血頭痛,已成臨床習用之法。《醫林改錯》中曰:“查患頭痛者,無表癥,無里癥,無氣虛、痰飲等癥,忽犯忽好,百方不效,用此方一劑而愈。”據上案驗證,知非虛語。

至于遺精臨床有夢遺、滑精之分:有夢而遺精者謂之“夢遺”,無夢而自遺,甚則清醒時亦有精液外出者為“滑精”。兩者之異同,《景岳全書》“遺精”篇曰:“夢遺滑精,總皆失精之病,雖其癥不同,而所致之本則一。”俞震于《古今醫案按》中言之最切:“向來醫書咸云有夢而遺者責之心火,無夢而遺者責之腎虛,二語誠為括要。以予驗之,有夢無夢皆虛也,不虛則腎堅精固,交媾猶能久戰,豈有一夢即遺之理。”景岳與俞震之論極為精要,本例因營養不良,后天嚴重失調,體質更見虛弱,加之遺滑不禁則虛而又虛矣。故案中以養血安神、健脾益肝為法。方中用黃柏者,《重慶堂隨筆》曰:“精滑自遺,每成勞損.男女皆有之。”“陰虛火動者為虛,濕熱下注者為實。不論虛實,皆宜佐以黃柏,苦能堅陰固腎,寒能清熱勝濕也。”

体育彩票飞鱼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