胰腺癌治驗

趙某,男,7l歲,退休工人。患者體質強壯,素無慢性疾病。于1995年1月間左上腹隱痛,時作時止,未十分介意。至3月初疼痛加劇,有時不能忍受,始至醫院就診。3月14日普中心醫院CT報告:“①膽囊增大,膽囊炎。②胰腺鉤突占位可能。”初步診斷意見胰腺癌。建議手術切除,患者以年高病重而拒絕,經友人介紹邀余中藥治療。

1995年3月24日初診。患者當時主要癥狀為全身乏力及左上腹疼痛,其特點為脹感多于痛感。脹急時極為難受,坐臥不安,且有氣機自臍上向心胸上頂。疼痛陣發,有時劇痛可致呻吟。胃納尚可,兩便自調。無發熱及膽囊、腸胃癥狀。脈大澀滯,一息四至。舌質淡紅,苔薄白而膩,苔色微黃。據此脈癥為氣虛脾運不健,痰濁留滯與氣血交凝,結為瘕積,久而蓄毒以成惡癥。治擬益氣健脾以扶持元氣、加強運化。消痰軟堅結合行氣活血、解毒消瘕。方為:

生黃芪30g 太子參15g 炒自術10g丹參15g 當歸10g 瓜蔞皮10g 川貝母10g 昆布10g 海藻10g 厚樸10g 炒枳實10g 焦山楂15g 三棱10g 莪術10g 炙雞金10g 半枝蓮30g 石見穿15g 牡蠣30g 白花蛇舌草50g 

以上方隨癥加減,服至6月19日最后一診,共診十一次,服藥八十四帖,后以癥狀消失,病痛緩解而自行停藥。

至1996年8月,停藥已十四月,又因上腹劇痛而住入前院。診斷為膽囊炎性腫脹,施行手術切除。剖腹后先予檢查胰腺,見有已萎縮之癌腫病灶。證實患者原先所患確系胰腺癌,亦證實中藥治療已使痊愈。

按:本例患者經確診后純用中藥治療,則中藥對其療效無可置疑,故選擇以作報道。分析患者所以速效之原因,大致有以下數點:

其一,思想開朗,情緒穩定。患者為體力勞動者,文化較低,不甚了解癌癥之高度惡性性質,認為既然是病,服藥即能治愈,故無精神壓力。余所治之癌癥患者中,凡獲治效者,大多類此。部分病者甚至為家屬所隱瞞。而文化素養較高之患者,思想敏捷,多愁善感,既不易隱匿病情,一旦知曉亦難遣釋情懷。重重之精神負擔,已鎮其自身于不可逆之境,阻其藥力于“神不使”之地,則“希望之于失望,正與絕望相同”矣,何愈病之云為!由此而論則癌癥患者以不知自身之病情為好,而已知者莫要驚慌失措,務必正確對待,須知多得一分自在精神,則多一分治療希望。倘能熟知自身病情,又與醫家配合默契,則為更佳,定然有助于療效提高,最為可取。

其二,信醫誠篤,藥專力宏。癌癥為惡性程度極高之病,故患者及其家屬惶極之余,難免病急亂投于醫,所服之藥亦難免魚龍混雜,泥沙俱下。靈丹鴆酒,真偽難辨。則一身之陰陽氣血盡為淆亂,未張之病魔邪氣應激猖狂,于醫家對病情之思維與認識.亦徒增迷惘,欲速其愈,反受其殃,以致該治者不治,可愈者難愈。本例患者信余獨診,不雜他藥,余之思路及方藥不受干擾,正巧藥病相當,故得速愈。

癌癥之治療尚在探索之中,無有醫家已有確切把握,因而不能要求病家專信一醫,一旦貽誤病機,追悔何及。但當謹慎選擇,細心從事。由一醫治療一階段,如療效確實不佳,再更換經深思熟慮而選定之另一醫。不可數方迭進,多藥備嘗。奠忘以科學頭腦擇醫治病服藥,斯為得矣。

其三,不亂服補品。本例患者三餐之外,不吃其他雜食,補益諸品及鱉魚等物,概不服食。凡補益之物皆具藥性,服用補品,不啻服藥,與治療之藥協調者,尚無大礙,不協調,或更藥性相反者,豈不僨事。故以不濫服補品為善于調攝矣。至于甲魚,滋膩呆胃,滯痰戀濕,世俗云可抗癌,而余見癌癥患者胃氣不旺、痰濕內蘊者不少,屢進此物,益歟害歟?思之自明。

体育彩票飞鱼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