膏方是藥,不是一般的營養品、滋補品,不是人人都可服用

中國中醫藥報 2011-10-10

□ 周超凡 中國中醫科學院

膏方曾在我國江蘇、浙江兩省比較盛行,最近幾年“膏方熱”已席卷大江南北。服膏方者應以治未病思想作指導,即未病先防、既病防變、瘥后防復。這種健康理念,預防觀點應當發揚光大,為增進民眾健康長壽服務。然而目前,有些地區個別經營者,在經濟利益的驅動下,過分夸大膏方效果,誤導大眾服用膏方。膏方并非人人適宜,必須合理使用,防止濫用。

服用膏方“四宜三不宜”

膏方是藥,不是一般的營養品、滋補品,不是人人都可服用的。膏方既有適宜人群,也有必須慎服、禁服的不適宜人群。適宜人群有如下四類:

一是老年人,各項生理功能趨向衰退,精力不足、體力不支,需要補虛扶正,增強體質,防止疾病。

二是亞健康人群,表現為對社會、環境適應能力減退,精神體力不佳,由于勞累,情緒低落、憂郁焦慮,失眠健忘。

三是慢性病患者,病情已趨穩定,因病虛弱,需鞏固療效、增強體質。

四是大病之后,如腫瘤,正處于恢復期,需要調理、幫助恢復身心健康的人。

以上人群為了增進健康,減少疾病,可在冬季進補季節,采用邊進補邊治療的辦法服用膏方。

那哪些人不能服用膏方呢?一是急性病期的患者。急性病變化多端,用藥要緊跟病情的變化而變化。而膏方是相對固定的,沒有以不變應萬變而通治百病的功能。服用膏方不能刻舟求劍,不然必食惡果。二是慢病不穩定期的患者。雖為慢性病,病情尚未處于相對穩定期,變化較多,需及時調整處方的,也不宜用膏方。三是診斷不明者。疾病診斷未明確,治療方向難確定,中醫治則治法可能有變化,也不宜用膏方。而從季節來說,只有冬季可用膏方。

“虛用實不用,寒用熱不用”

開膏方有原則,醫生必須根據服用者具體病情辨證開方,因人制宜、因病制宜,如性別、年齡、體形、體質強弱。特別是基礎疾病等,要辨明陰陽寒熱虛實。虛證用,實證不用;寒證用,熱證不用。

此外還要進一步辨明是陰虛,還是陽虛。從食物講,陰虛吃鱉肉、鴨肉、田雞肉、蛤蜊肉,陽虛吃羊肉、狗肉、鹿肉。其是要堅持“虛者補之、實者瀉之”。膏方只適宜于虛寒病證,不適宜于實熱癥證。如肝膽濕熱之兩脅不舒,口苦尿黃、便秘、舌苔黃膩,就不適宜用膏方。

膏方是藥,專供防病治病的。每個人的體質不同,基礎疾病不同,要辨證論治,所開膏方要因人而異、藥證相符、藥病相符,不能千人一方,或開大同小異的膏方。開膏方的大夫臨床經驗、醫療水平要相對高一些。對病情要有預見性,要把握疾病的發生發展規律。一張膏方在南方要服1~2個月,在北方要服2~3個月。在1~3個月的時間里,膏方是固定的,預計病情也應該是相對穩定的,不能出現病變藥不變的意外情況。病變了,膏方就不適用了,停服后,既給患者帶來經濟損失,又造成中藥資源的浪費。

服用時間不宜早于立冬

膏方只適用于冬季,春、夏、秋三季都不適宜。有人提出“補冬不如補霜降”是不對的。今年霜降是10月24日,天氣還不冷,不能服用溫補藥。霜降在立冬前半個月,從節氣看霜降還是秋天,未進入冬天。自然界的規律是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秋天是收獲的季節,不是潛藏的季節。過去說“冬不藏精,春必病溫”。冬季不養精蓄銳、增強體質,來年春天體虛了,免疫功能下降了,易得溫病(傳染病)。

北方地區冬季來臨早,服膏方的時間可適當提早。一般可以從立冬開始,今年立冬是11月8日,到來年春節前約3個月。膏方可先開1個半月,待快服完了再開1個半月。分兩次開更符合病情需要。病情變方亦變,以適應臨床需要。又有利于膏體保管儲藏,防止發霉變質。南方冬季來得晚,一般可從冬至開始,今年冬至是12月22日,到春節前約2個月。膏方可一次開,也可分2次開,隨著病情的變化,膏方可作適當的調整,藥證相符,藥能對病,這樣效果更好,以免病情變了,膏方不適用了造成浪費。

不要追求名貴藥材

膏方對中藥飲片的要求是很高的,沒有好的中藥飲片,肯定熬不出好的膏方來。膏方熬制的工藝也有科學要求,處方不同,熬制工藝也不完全相同,可能同中有異,具體膏方要作具體調整,否則難以保證質量標準。包裝貯存也要講究,裝膏的瓶子以口徑大、直壁淺,容量以400~600克一瓶,供10~15天服用為好。容量太大,服用次數過多,膏體容易污染,為霉變提供了可能性。為防止霉變,最好放冰箱冷藏室保存。

消費者服用膏方,不應要求醫師開冬蟲夏草、西洋參等名貴藥材,不管病證是否需要,盲目追求名貴藥、稀缺藥是不對的。什么是好藥,對證對病就是好藥。而也有個別坐堂醫生為求經濟利益,亂開名貴藥,開大方獲取提成,這是醫德缺失的表現。一張膏方只能針對一個具體人,不能“一人開方,全家共享”。一個家庭的各成員性別、年齡不同,體質強弱有別,情志(七情六欲)以及基礎疾病上都有差異,若共用一方,顯然不合適,不能真正起到進補或防病治病的作用。健康人陰陽平衡,氣血調和,不需服膏方。任意服用膏方可能產生陰陽失衡,氣血不和,有可能招來疾病。

作者簡介:

周超凡——中國中醫科學院首席研究員、專家委員會委員。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第五、六、七、八、九屆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委員會委員,國家中藥保護品種審評委員。

体育彩票飞鱼漏洞